sosovyang

Amber梁馨心·LoFoTo:

莎士比亚在《皆大欢喜》里写道:

Love all, trust a few,do wrong to none.

爱所有人,信任一些人,不负任何人。

记得当时我上小学三年级,在阁楼的天窗下读到这段时,雨刚刚停,夕阳的余晖正温柔的搭在我的肩颈上。

其实这一天像往日一样,自己冒着雨跑回家,没有爸爸的陪伴,没有妈妈的晚餐,空荡荡的家里,厨房的桌子上,只有一包泡面和两颗蛋在等着我。哦,冰箱里可能还有两根儿火腿肠。

但这一次,我静静的哭了。

从此,我就深深地爱上了莎士比亚这位矫情的老人家。

因为是他教会了我何谓真正的宽容和原谅。

邹亮昱•photograph:

《台灣1001頁》

0129 落日

拍攝地點:台南/黃金海岸

拍攝時間:2014/1/22

在台南看落日有兩個好去處

一個是安平區的觀夕平台

另一個就是黃金海岸

徐嘉靖Justin·LoFoTo:

#萌游锡兰之旅#从康提到茶园坐了趟快车,所以一直寻找机会坐几趟慢车。其实慢车的速度也不慢,扒在车门口,风还是很大的,只能趁车开的比较慢的时候才敢探出去拍车厢外的照片。车上还有卖小零食的小贩,也能遇到半路上车卖艺的人。我在各种车厢乱窜,四处搭讪拍照,到最后,几乎整辆车的人都认识我了。(via@徐嘉靖Justin

Weekends:

Day 4 from Puno to Cuzco

这里曾经是祭祀的神庙,现在已变为桑田

第一张图是神庙的结构,中间为中心支撑骨,两边伞状打开落到基桩,但现在已经只剩下骨架了

第二张是神庙附属的各种仓库(粮食,马匹,水,祭品)残骸

现在的玉米地长得真好

后面几张是三座跨过亚马逊河源头的桥梁,按年代分,绳索桥最早由当地居民编造,后来印加帝国起了石桥,我是站在现代的铁架桥上拍照的

合着滔滔江水看,不由得有种唏嘘感


招手猫

蔡澜:

从前在日本家庭式铺子里看到的招手猫 Maneki Neko,现在外国人已开始拿它来装饰,但对它的认识还是不深。 
我们翻译成「招财猫」,其实只对了一半,举起右手的,才是招财;举起左手的,应该叫「招客猫」。白色的招手猫,是招福气的。黑色的防病痛。金色的招运。不能乱放。 
一放就一直放下去,不管这只猫有多辛苦,也是不对的。 
好的招手猫(如果如愿地招财招客的话),只能放在店里一年。一年之后,拿它去神社或寺里供养,才算对得起它。 
说了那么多,要是各位还搞不清楚的话,下次到日本,白、黑、金各买一只回来好了,不知道应该买举起左手或者举起右手的?很容易,已有双手皆举的猫出售。 
也有一说是自己买自己摆的话,并不很灵,要人家送才好。无端端地请人家送只猫,也太庸俗了吧?还是看到人家有,你再买一只更好更大的和他们交换,比较合理。 
招手猫的造型也分高低,有的样子很凶,看起来就不舒服了。当今艺术家们也不避嫌,大的招手猫。买了一只肥肥胖胖的,笑得眼睛都瞇起来,就很美。 
日本材料和人工都贵,买起一只好看的招手猫并不便宜,但已在大陆制造,市面已有很多贱价的招手猫,十元商店也出售。 
到底只是一件饰物,不能完全迷信它,开店做生意一定要勤劳,守本份,东西做到要好吃,不然放一百只招财招客猫,也没用。 
在银座的寿司柜台中,有一只大型的招手猫,师傅大仓在准备食物时,把帽子戴在猫头上,很可爱,等到客人来时,又把帽子拿来自己戴,猫就少掉那份天真无邪,下次要请大仓先生买多一顶帽子让猫戴着才行。

茶 道

蔡澜:

陆羽写《茶经》,常听人说日本还是保留书中所述传统,而中国人自己却完全遗忘,实在是可惜的事。 
我有另一套见解:太过繁复的细节,并非一般人民能够接受,喝茶本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,理应随意。一随意,禅味即生,才是真正的茶道。 
沏茶的功夫,我只限于潮州式,再复杂,我绝对不肯做。 
日本有了茶道,本来是中国东西,给他们抢去,我们非弄出自己的茶道来不可。所以被日本统治过六十年的台湾人心有不甘,自创出所谓的台湾功夫茶来。 
他们喝茶,先要倒入一个叫做「公道杯」的容器,再分别注入小杯。第一杯当然不喝,倒掉之后,主人强迫你把杯子拿去闻闻,大家只有把鼻子凑近杯中大力吸气,这是多么肮脏的行为!


茶要喝热,倒进公道杯中再分,已泻掉一半,这又是甚么鬼道理呢? 
好了,日本人用像刷子一般的东西把茶打起了泡沫,我们没有那些道具怎和日本人比?台湾人就弄了茶匙、茶则、茶夹、茶匠、茶荷、废水缸等等道具出来。造作得要命,俗气冲天,我愈看愈讨厌。想不到这一套大陆人也吃,当今到处模仿,还说是自己创立的茶道,令人叹气摇头。 
台湾的茶卖得比金子更贵,加上甚么冻顶、翠玉、阿里山金萱、杉木溪高山茶等等名堂,嫌老祖宗的福建茶是次品。 
这些贵茶我也一一喝过,当然是人家请的,我才不会笨到去购买。只有一个结论:就是一味求香,绝无体感 Body可言。采新茶的香,旧茶的色,中间茶的味,像人生每一个阶段都糅合在一起,这才是茶。